主页 > 营销型网站 >

加快地铁建设

二是疏解产业,调整产业,人随业走。人为什么聚集?因为这能就业,能挣钱,所以人就来了。随着功能疏解,产业疏解,人就跟着就业离开了,这就是疏解非首都功能,疏解不适合首都发展的四大业态,包括区域性批发市场、一般性制造业、教育医疗等功能服务设施、机关事业单位四大类。

当然,2300万人的“天花板”不会突破。为什么?因为过去我们的调控不具备两个条件,不是京津冀协同发展,这次是中央下了这么大决心,京津冀协同给北京不仅仅是人口调控,是整个城市的发展,空间、规模、产业、规划、建设、管理等,京津冀协同为北京整个城市发展指明了方向。

李士祥:供暖季单双号限行政策正在研究中。我不回避这个问题,但是怎么实施,要看研究成果。

李士祥:今年的目标正在计算,今天就能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出现,但我们确定的人口目标蛮有信心。这个信心是建立在扎实的工作基础和有效的管控措施基础上的。

李士祥:中央明确北京“十三五”人口天花板是2300万人。去年,人口调控总数在2177万以内,完成了任务。人口调控目标的实现主要采取以下措施:

李士祥:这项政策目前正在研究,但交通拥堵费没有出台的时间表。因为北京这样的特大型城市,治理交通不是一个收费政策就能解决的,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单项政策就能解决的,一定是一个综合之策。而综合之策不能让多数人说好,也绝对不可以让大多数人都说坏。政府所有出台的政策,都必须追求科学性。

广大市民从不同角度提出问题,我们都欢迎,但决策的时候我们都是要综合研判的。所以请大家放心,不会突然出一个政策,没有这种可能性。这个城市所有采取的政策为了什么?就是要让工作、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都能方便,这是我们的目的,不是少数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要依法行政。

前段时间,东、西城区进行了断头路治理,西城区28条、东城区22条。为什么要打通这些断头路?因为现在很多路循环不起来,之所以要打通断头路,加快地铁建设,就是要有效改善道路与公交服务,让更多人绿色出行,让更多人选择公交,这是系统研究,不是收这费收那费这么简单。

四是依法拆除违法建设,这是最大的安全隐患。经常出现火灾、煤气中毒,这是拿生命当儿戏,图蝇头小利,冒生命危险,这在首都是绝对不允许。

人口调控也要高度负责的态度对待,比如疏解,北京与河北建立了密切的对接机制,不是简单地把人挤出去,疏解出去能不能留得住,这是北京最关注的。所以,在河北白沟、永清集中建物流基地,而且还有北京名校、医疗在那里配套,让疏解出去的人就业同时也能留得住。北京正在与河北研究,市场需要一个培育过程,那么税务部门能不能有优惠、摊位费能不能低一些、水暖电气费能不能考虑第一年适当降低?既然中央明确是京津冀协同发展,那么我们就协同服务,以协同服务促进协同发展。

必要的程序一定要走,程序不是形式,而是集各方之智。前段时间,有些部门正要研究这个问题,可能已经宣传出去了,实际上还早着呢!将来我们会开设一个通道,政府相关部门像外交部一样举行吹风会,让各方力量凝聚起来,这个城市就能建好。

一是疏解非首都功能,以疏解功能带动人口调控转移,人随功能走。

三是在管理中,以依法管理带动人口调控,比如出租房屋管理、无照经营的就得取缔。

李士祥:我们要算城市的综合账,经济社会综合的。比如低端业态聚集大量人口,耗费大量能源、资源,甚至破坏生态。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,已经站在新的舞台上,这与国家形象不符。首先要算首都政治账,第二要算城市经济综合账,在这两个前提下,才能说单位gdp。去年,在北京地面上1.6万平方公里,产生的税收是1.2万亿,其中北京市级财力4723亿,更多的是向国家做了贡献,这是首都北京的应有之义,也是必然追求。

李士祥:这些空间首先要完善城市应有的功能。比如说那个地方正好缺市民广场,就搞市民广场,那个地方正好缺停车场,就搞停车场。疏解出去了又搞产业,不能这样太机械。可以少量搞产业,绝大多数要服务于城市功能完善。政治中心、文化中心、国际交往中心、科技创新中心,只有在北京叫这四个中心,所以要综合考虑疏解腾退空间的使用。

科学性比如说必须加大地铁建设、公交进行改革,目前公交的日运力是1300万人次。尽管这样,地面交通、地铁仍然有优化线路、优化布局和改善服务的空间。要减少小汽车的出行,那就要让人感觉得到坐公交最省时间。我不能说最舒服,但一定是最省时间。

对于为什么选择在供暖季这个时间段实行单双号,气象部门讲气候特征,环保部门讲北京大气伴随气候产生的效应,讲得很客观。例如,今年北京地形特征和气候特征,又有一个厄尔尼诺现象,很复杂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